当前位置:芜湖新闻网首页>> 悦读

春色无边

字体大小:
来源:今日芜湖客户端           编辑:马卉卉

“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,最是一年春好处,绝胜烟柳满皇都。”春天里的小雨,淅淅沥沥,夜间轻轻敲打着窗棂。

早晨起床,拉开窗帘,推开窗子,空气湿漉漉的,夹杂着春的气息扑面而来。树枝上,小路上到处都笼罩着绿意,草色遥看近却无。我知道,那前几日柳梢上的嫩芽,在一场春雨过后,定会绽成满树的嫩绿,我喜欢这样的日子,满眼的绿,也喜欢那细细的春雨,柔风,一点一点地梳理着贺知章的诗句——二月春风似剪刀。


倒春寒让人觉得冷,但我知道,这拂面的春风终究是要唱着歌,跳着欢快的舞步来临的,没有谁可以阻挡它轻盈的脚步,没有谁可以阻止春风的吟唱,没有谁可以阻止春风悄然潜入人们的心房里。悄然之间,窗外的春色已经浓了。柜子里的衣服慢慢地开始薄了,转眼,满街都是穿裙子的女子,摇曳着穿越而过,成为一道亮丽的风景。在我的心里,在姑娘的明眸里荡漾着。春色深深浅浅,就这样踏歌而来,凝眸处都是盈盈的绿意,花红绿柳,草长莺飞。

当鹅黄的嫩芽爬满柳枝头,那是春天倏然而至。春风拂过池塘,有鸭子在水面荡出一波波的涟漪,池水映着辽阔的天空。姑娘们换上了春装,脚步轻盈,迎春花,嫩黄的花朵爬满枝头,迎着春光,万物在春风里苏醒。

一夜间,山上的桃花全开了,妩媚娇艳。桃之夭夭,灼灼其华;两千多年来,桃花就这样经典着。人面桃花相映红,缠绵悱恻的故事,桃花一样的美丽,人世初相见的喜悦刹那涌上心头,慰藉了红尘中我们经年如水的情怀。湖边的细柳妖媚地梳洗着镜泊一般的湖面,曼妙的春之舞登场了;桃红了,柳绿了,于是乎,红男绿女眉眼流春都去踏青。那些顽皮的孩子早已按捺不住心里的狂喜,散学归来早,忙趁东风放纸鸢,纸鸢轻盈地飞翔在广场的苍穹上,每一年都在放飞,但每一年的憧憬又都不同。

一年之计在于春,春天是播种的季节,农民们已把酝酿一冬的稻谷一春的希望酒在水田里,细心的农人能算出一种农作物生长的时间。过段时日,它们就会长出白白的嫩芽,在春风春雨中长成碧嫩的秧苗,它是农人一年的希望,春耕秋收。

春色无边,在我故乡的小山村,三月田野里的油菜花开得气势奔放,那色彩,除了绚烂,更多的是明媚。蚕豆花,豌豆花开得清新自然,有白的,粉的,淡紫色的,泥土的清香和着花香,清新怡人。辛勤的蜜蜂在嗡嗡地忙着采花蜜,在花丛中飞来飞去。蝴蝶也翩翩起舞,一切的一切在你眼里是那么的美好。我没法告诉你,当第一缕春风吹拂大地的时候,我是多么的想念你!如果可以,我要在春天回到故乡,在春色里低吟浅唱。

唐红 文 李海波 摄

Baidu